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枯藤老酒,黄花依旧,凭栏熏香嗅

 
 
 

日志

 
 

.读书 作文 新知   

2008-05-01 02:49:11|  分类: 论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简斌

 

“好的厨师能把一只旧的鞋子作成一盘好菜;好的作家能把一件枯燥的事说得津津有味”

                                                                                                                      ---------叔本华

不知道是怎么想象的,好多人都一直认为书读得多,其文章就写的好,尤其是读了很多古书的人们。正是许多人由于有了这个愚妄的念头,锥股悬梁也走不出这样的一个怪圈子才造成了以至于在这方面的一些终身悲剧。他们也许想不明白,可能永远也想不明白,不读书怎么能够写文章呢?但又不是光只读书就能写出好的文章。但又只要有了读书,就并非只有在家里读死书一事可做了。还可以到外面去走走,树荫下坐坐,山岭上爬爬,原野上躺躺,这对写文章都是有益处的。我们都知道说开卷有益的人,不是哲人便是呆子;哲人无所不通,左右逢源,自然便可开卷有所得;呆子则分不出什么有益和无益,只知道去开卷,反正不会有所得。正如清代袁枚(字子才)问得很妙的一句话“都说作诗作文要以古人为师,那么古人又是以什么为师呢?”这就是人们通常只知道读古书,而不知道古人并未读古书,那只是为后世人所留的师范而已的原因。

我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听爷爷和父亲说起过一位姜姓乡邻,一位年近六旬的老夫子,读了一肚子的四书五经,背负‘书箱’而盛名。可他的文章写不了三段便不成句,叫人好生纳闷。再后来又听说道教四大圣地金华山(在我家乡四川射洪县)有一郭姓老儒,他读的书更多,甚至连《资治通鉴》都能倒背如流,可他写的文章实在让人哭笑不得。一篇借伞借据闻名全县的,洋洋洒洒近五千言,其言辞恳切彬彬有礼,涩讳得比钟鼎文还难看懂。从伞的发明,结构,流传阐述到它与人民生活的密不可分的作用,还有连富甲天下的皇帝也离不了的重要性。要是你是那伞的主人,花上半天时间耐着性子看完读懂那篇借伞的借条以后,不知有何感想,肯定晕倒了。

我到现在为止真的经历了好多名师,他们让我受益非浅,我真的很感激他们,不管他们是教我做人还是教我做事。当然并非师者都是万能的,从我中学到大学乃至于社会职务中的师者,其学问博通的文章不怎么高明;其文章高明者学问又不怎么博通,较比较而言还是泛泛者众。

《清. 学志》有这样的一个案例:松江府有一大学问者,有一子二女。基于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和封建伦理制度的束缚,他期望儿子能为他光宗耀祖,书香传家。因而期望儿子甚切,督责甚严,读书不熟倘若无法理解,轻则贬责,重则当街罚跪。他的儿子在此重压之下,产生了逆反心理,自然是做不出好文章,当然连书也没读好。那位大学者深为懊恼,大呼祖门不幸出此孽子。可是他的两位女儿,既未受严父督课,更未受丝毫责骂,居然诗辞散文,斐然可观,当然学问也是堂皇有理了。这就说明一个道理,读书乃是一个自然兴趣的良好习惯,读书就是明理,是不能强求的一件事情。当然还得加上自己的主观思想和客观现实,学习别人而不遵循别人,要有自己的一套学习方式和思想见地。但是作文就必须得走自己的思想路线,这就是我们所谓的风格;如果胡乱采用别人的思想路线来作为自己的发展方向,那就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复制者,就像不见经传的画师临摹大家的作品一样,署上自己的名字别人也知道那不是你的作品,别人看你那让人脸红的眼光,我就不相信你会弱智到认为那是赞许。就连你自己也许都会知道别人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是否感到合身,是否舒服。所以我们在讨论读书与作文的这一问题的关联时,就只能顾名思义了。

按照学习的程序来说,‘作文’实在是限先于‘读书’。因为我们从咿呀学语时就开始学习代表意念的词语,学习词语的连缀,用以来表达自己的最基本的情意。当我们开始读书的时候,最低限度的思路已经通顺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开蒙了。初步读书,其实已经在学习另外一种知识符号---文字,严格意义上来讲,与其说‘读书’不如说在‘识字’。大家所知道的基础识字书籍,由前人所著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到〈四书〉、〈五经〉,我们现在的〈说文解字〉、〈辞海〉等等。我们初步读书的年龄正是记忆力最强的时候,在老师的严加管教下,记下了那些枯燥的符号,在此我们也得感谢我们蒙童时代的老师,虽然他们不是赋予现实意义上的很好老师。可是在当时我们的心性又是最软弱的,这样一来便把已经通顺的思路又塞住了。因为我们在那个时间段并不知道‘语言’代表意念和‘文字’代表意念之间是相通的。前人的思路我们既已走不通,自己的思路又被塞住了。所以小孩读书的时候,正是他们‘作文’停滞不前的时候。按照现在教育的相关规定,学习文字符号得六年的时间,才学得不超过三千五百个方块字,四千个左右的词语,逐渐可以把它们按照一定的语序组织起来,组成句段篇,表达自己的肤浅的情意了。

可是要真正学到‘作文’的诀窍,实在是无从说起,因为这是一个很玄妙的意识思想课题,这和中国文化的玄妙不确定性有关。老实说书百读无一害,无一可读,也无一可不读。因为可读和不可读并没有十分明显的界限区别,哪怕它是一本黄色书刊少儿不宜,但也可以归纳为性文化的范畴,至少也是需要加强学习的生理常识知识。因此对于知识的吸取就只能介定于自己对它的认识和理解程度的不同了。著名教育家吴稚晖先生说过,他自己在地摊上看到一本旧书,其中有一段文字‘放屁,放屁,真正岂有此理’的开场白的小说〈何典〉,看了这一句话后不仅哈哈大笑,就此而领悟到了文章语句的细描手法,形成了自己的文风。这并不是一个笑话,他以前的作文,拘泥于师友所受的章法,不敢放胆去写,以至于文章迂腐沉郁,丝毫没有一点生气。直到看了〈何典〉以后,才敢打破常规的义法,什么词句都敢用了,什么语调也敢用了,使他恍然明白文章的精义就在于此。看了吴先生的文章,你就知道他是如何运用〈何典〉中的字句了。那“肉对着肉”是多么的土俗,“风光摇曳,别有不同”又是多么的雅致。这在当时决非桐城文伯、阳湖名家所敢使用的难登大雅之堂的乡土俚语,但对于吴稚晖先生的文章风格的形成就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古语说的好,学无常师,其实作文亦无常师。吴先生从一本闲书而悟得文章的精义,实在难得,也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使我们学得了一些方法,找到了一些路子。换言之,对于张三有用的五经,对于李四可能无用,反之,四书既有可能常用,这就是一个人的基本思路。如果都拘于一定形式,终必会妨碍思路的正常发挥。周作人先生曾经告诉过我们,爱看什么就看什么,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这也是指导读书的好方法,亦也是指导作文的好方法。

一个人的思路,到了十五六岁以后,又渐渐开阔起来。那时侯,学习文字符号的时间已经告了一段落,而所接触的世界逐渐广阔复杂起来,思维能力因此也加强了许多。又因为生理上的成熟,男女之间的爱恋也萌生起来,也由单纯进入复杂的多面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那时,自我的意识逐渐明朗,对于自己的生活圈子加以重新的估量和审视。这种对自己周围的环境所带来的影响和对事物新看法,逐渐的就形成了自己的个人风格和行为意识准则。把自己的一些心理想法和事物的见解,加上主观的意想而形成了的文字,形成了类似于抒情散文或青春呻吟型的骚动文学。一个人,假如他的生活经验是丰富的,并经常运用脑子去思考一些社会现象或尖锐焦点问题,并且有胆量向社会公布陈述自己的见解和情怀的,以作文为主,以读书为辅,并不只读圣贤书,还要关心窗外事,那么他就是一个很能写文章的且思想成熟的作家了。把一切书都当作作文的资料看待,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那就是把书也读通了,文也做好了,也就是一个富有影响力的大家了。

综观近代当代的名家大儒,无人不是照着这么一条路子走出自己的文心风范,傲骨人生。行路虽然风雨兼程,但雨后彩虹又是多么的迷人。

正如是先贤们:沈伊默、蔡元培、辜鸿铭、梁溯溟、鲁迅、傅斯年、朱自清、郁达夫…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