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枯藤老酒,黄花依旧,凭栏熏香嗅

 
 
 

日志

 
 

北京-蜗居现象  

2010-06-05 15:09:25|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住在北京西郊通州区宋庄镇,位于六环路位置,地处城乡结合部,居民组成很是丰富,有些人是从城里搬迁来的,有些人原是本地农村的,还有些人是从外省农村来的。我平时常去一家临时性的农副产品集市买食物,从人们操持的口音听来,亦如一座移民的小镇。集市里总是蚁塘鼎沸,热闹极了。说实在的,置身于铺天盖地的菜堆,我总也想不出今日该吃什么。每次情形往往如此,转了一圈之后,竟然会空手而归。我来集市的目的是打食、买菜,看见了无数的菜之后无所适从,便放弃了买菜的本意,一味地闲逛起来。我时常也对活鸡活鸭产生了兴趣,何以如此,自己想来也多少有些纳闷,我喜欢仔细观察了杀鸡杀鸭,而后烫毛,尤其是那只铁桶周围,鸡毛鸭毛,鲜血淋淋,桶外流淌着一条条暗红色与暗黑色的水渍。那些血迹,仅一根根简单的线条,但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异样的情形。我也注意到卖鸡鸭人的简单动作,始终是一个简单动作的重复,用刀割开鸡鸭的喉咙,然后让鲜血流淌,下一个工序是拔毛,一把一把地将毛拽下来,我于是清晰地看见了死鸡死鸭的眼睛,竟是那么善意而无奈地注视着我。鸭死了,目光依旧,瞳孔里含有一种实实在在的东西,凝视着。再一次重复我的感受,那些死了的瞳孔,竟然活生生地注视,与所有的关注它们的目光对峙着,也是这样地看着我,目光始终在灵动,亦如死而复生,从漆黑瞳孔流露出愈加明确的内容。我难以破译其具体的语词。我该如何排除幻觉因素,才能准确了解死鸡死鸭依然注视我的本意,或许,那一定是语词的极限之所在。当我依然无能为力,死鸡死鸭瞳孔语词,亦如岁月的流逝,空空而来,空空而去,惟有我的猜测始终纠缠着,由此源源不绝地产生着对于语词的困苦。死去鸡鸭的眼睛,以及,依然漆黑如生的瞳孔,似乎源源不断地表达着什么,于是,我对于语词的意义有了新的要求,但并没有产生新的疑惑,因为语词所能给予我们的疑惑是始终不变的。好在我知道,我的疑惑并不来自于语词的窘况,而是来源于对语词的思索,思索本身才是产生窘况的能源。语词在任何地方皆可以体现自己。语词若是在墙上,墙皮会附有一层斑驳的景象;语词若附着于声音,声音就会有一段旋律或节奏;语词若附着于方言,方言就会变得古老与暧昧;语词若蕴涵于目光,虔诚地凝视会使语言在无语之境,有如水波一般激荡起层层的涟漪,死去的鸡鸭也会多情地注视着人类;惟有当语词沉默了,一切事物皆将其生动的细节,静静施展开来,因为米斯范多罗说过“上帝在细节之中”。我现在明白了,鸡鸭注视着我的眼神,就是一个最为具体的细节,它是最后的不再变化的细节,亦如分子被分解到了最后,亦如细胞被解析到了最后,也是我的语言表述到了最后。无须再表述什么、无须再解析什么、无须再分解什么,一切世界、生命、语词皆合为一体,剩下的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细节,我又将这个细节给加倍地放大,完全放大到人们习惯的意识之外,使之分外地鲜明起来。于是,我高兴地看到人们在为之:惊讶。一个鱼头,一捆蔬菜、一堆土豆,一只开了膛的死鸭,这就是世界的全部组合吗?一桩事物、一个世界,很可能是没有意义的,我亦无须其意义盎然。我追问自己:它们的意义何在?难道它们的出现,仅仅是为了让人类用以果腹?如果一切事物皆是一个大生命的体现,那么我将疑惑,或许上帝会藏匿其中。圣人们始终在教导我们,上帝是无处不在的。我知道,又给自己提出了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我将满足于问题的提出,而并不祈求答案之所在。答案也往往会藏匿在问题之前。我们又可以回到了问题的开始,语词的困苦,其本身是没有意义的,但其意义在于:没有意义是否也可能成为意义呢?我很愿意确定它就是没有意义的。那么问题也就随之出现,没有意义究竟是什么意义呢?没有意义即是没有意义,可以使之变得有意义,也可以保持其原态:即是没有意义。我注意到人类思想史在这个简单地方纠缠得太久了,以至于,过度地将其复杂化了。复杂到这样的地步,实在难以自拔矣。人们既然能够提出一个问题,显然,一定是为之思索而产生的结果,即便这个思索暂时没有最后的结论,那么,从意义为初始而产生的思索,是否也就是一种意义呢?我的看法是予以肯定的,或者干脆说,没有意义即是意义之所在。当然,从逻辑推理上讲这完全是可能的。事物发展规律,往往并不以逻辑为原则,却往往是以无意义为原则,当人们兴致勃勃从事某一件事业,以为有这样或那样的意义,实质上,却是全然没有意义的。人类所谓的意义,不过是一种虚幻的假象,当其遮蔽了实际的本质之时,便呈现为一种意义。如果认识了这一点,那我们就完全可以相信,生命,实在是没有意义的存在,但其所表现出来的细节、亦即世界表象之所在,却也是很生动的,死鸡死鸭的瞳孔,注视着人类的生活,我茫然于它所讲述的明确的意义、或是没有意义。墙上斑驳痕迹,标语风化残痕。《快轩集句》云:“一粒粟中藏世界”。我记得一个外国诗人亦云:“从一朵花中看见一个世界”。也有人诗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大意皆如此。我又刻意地注意到农贸集市的墙上,花里胡哨,涂满了孩子们的大作,也有一些幼稚的下流话语,读来令人发笑。看着墙上的艺术,再看集市的人们,生活便是这样呈现出一副新版本的《清明上河图》。两图皆中国社会市井生活之貌,从这副市井生活到那幅市井画作,相距千余年,除了城市建筑人物衣帽之外,人之差距究竟有多大呢?如果单从市民的欢乐与忧愁的角度来说,大致皆为一样,也就无甚差别矣。我又莫名其妙地想起了文革,继而,又想到了国际国内的战争,再往远处,想起了辽金元时期,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相继在北京这个地方,上演了一幕幕历史之大剧,再把思绪推向更远的南朝北朝,那一副副历史的画卷委实明确无误地遗留在宋庄农副产品集市,人头攒动,口音变幻,一张张疲倦而狡诈的面容构成了一个奇妙的幻觉,我把这一副副的画卷放弃了,转过身,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看着一捆菜,一个鱼头。一只死鸭,琳琅满目,我两手空空什么也没买…因为,我看到世界的语词,始终是斑驳不清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